雌爱

2020-07-22

九月一到,就有了秋意,秋意在一个多雾的黎明溜来,到了炎热的下午便不见踪影。它踮起脚尖掠过树顶,染红几片叶子,然后乘着一簇飞掠过城市的高楼大厦。

  武汉,在这个早不见火炉的季节,好似已开始睡意沉沉,只见路两旁树叶半黄半绿,随风摇曳起来,发出「沙沙」的声音。秋霜在微光下布满街道,然后退回到北面群山那边稍作停留,好让金黄的初秋温柔地抚慰大地。

  轻微的茴香气息弥漫在天空中。还有金菊的芬芳气味。雾气翻腾,被九月的月色冲破,露出一片蔚蓝色的天空。

  秋色弥漫过天际,她染红了天际边的一朵云彩,留下一抹绚丽的淡红,她触摸着城市的边边角角,那份淡淡的苍郁悄悄的爬上了街边那个踟蹰妇人的衣角。

  妇人穿着一件贴身的淡红色便衣,她双手置于身前紧握着,提着一个小包,手臂和那厚实的衣衫却挡不住胸前的一对隆起。

  细腻又圆润的线条漫过腰间直达臀际,无奈腰间却有点小突起,但是这小突起正好给了身段一些别有的丰满韵味,只见那臀部略显肥硕又不失美感,浑圆大腿延伸至下在一双高跟长筒皮鞋的存托下霎是养眼。

  夕阳的余光挥洒下来,它透过玻璃窗,优雅的爬上妇人的脸庞,她柳叶的双眉稍微紧凑着,一对带有微微鱼尾纹的魅眼忧伤的张望着前方,带着点少许口味的肉感朱砂唇也紧闭起来,前方人群涌动,一个牌子挂在那门口——「机场登出口」。

  妇人迈开步子,开始在人群里搜索,人群一波接着一波,终于登陆武汉了,大家或许兴奋,或许快乐,或许淡然,他们兴冲冲的往前行进,留下妇人一人独自的茫然急迫与哀伤……六点了,七点
>#所有标签 |